四百七十七章 我要你所有的一切!(1 / 2)

天宫掌控九重天仙域。

所谓山神地祗,乃天宫麾下最底层的存在,掌控一方土地,庇佑仙民不受妖魔精怪袭扰。

这些情况得自金毛犼。在闻听莽山仙民祭祀山神,王浩便猜出所谓‘山神’真实身份。

一方地祗而已!

心中不惧,但也不会招惹。原因很简单,地祗乃天宫掌管仙域最底层人员,招惹他们无异于触犯天宫,而天宫则有可能是古巫灭族元凶。

在自身道法尚未大成,打草惊蛇,引来天宫强者……绝非明智之举。

隐匿藏形,壮大自身,徐徐图之,方为王道。

没有惊动盘踞山神庙的妖物,也没有继续留下观望山神祭的兴趣。王浩转身离去。

偷渡来到仙域。许久没有接触人类,留在项家庄的日子,让王浩很是缅怀过往岁月。

不知不觉,逗留了大半月。

在这段时日中,他受到项家庄村民最热情的款待。居住在项贲家中,享受一家老小最崇高的礼遇。

日子过得很快,但却不能长久逗留,也该到了离去的时候。

在离开项家庄之前,王浩做出一个决定,受人礼遇,自当有所回报。

相逢即是有缘。他不喜欢欠人的,临走前该了结这段缘分。

晨曦。

天蒙蒙亮。院落内传出‘唰唰’声响。一少年穿着兽皮袄,手持长枪,在院内挪移腾跃,练枪锻身。

仙民不同于下界凡人。体质强大,男子十二岁便算成年,按照莽山祖辈传下的规矩,可以随行家中长辈进山狩猎。

项飞羽今天十六岁。身子骨骼强壮如成人,双臂有千斤之力,挥舞长枪猎猎生风,威势不凡。

但仅限于粗糙枪法技巧,与修行法门不沾边。

虽如此,项飞羽练枪极为专注,按照其父项贲传授枪法技巧,每日清晨锻炼,勤休不缀,从不间断。

黝黑脸膛已然布满汗珠,他却没有停手,仍旧一遍一遍了练习。

直到有人开口打断!

“枪不是这样练的!”

“如此练枪,终其一生也难有成就!”

屋门帘布掀开。一青年踱步而出,身穿麻衣,朴实无华,但却掩饰不住其飘逸出尘的气质。

项飞羽一愣。脑海灵光闪过,收枪拜倒在来人面前,大声道:“飞羽恳请仙师指点!”

倒是个伶俐聪明的孩子!

王浩面带微笑,淡淡道:“本仙逗留半月,受尔等衣食供养,该给些好处!”

好吃好喝,外加身上一件麻衣,皆是项家庄仙民供给。

不受人情,了结因果,这是王浩离去前的心意。

但见他挥手一指,一道灵光射入项飞羽眉心。后者只感觉一股庞大讯息,涌入脑海。

半响后,只见他满脸惊喜,伏地磕头拜谢。

“枪法名曰破军,若能练至大成,但有冲锋陷阵,破军灭敌之能!”

巫门横扫下界,掠夺各种修炼法门不计其数。王浩特意选出一门武道枪法,相赠于面前少年。

此枪法威力不俗,直通大道玄奥。可以说,最适合体质强大的仙民修炼。天赋异禀者,仙域特殊环境下,数十载苦修便能有所成。未来踏足仙道,指日可待。

能回馈的只有这些!

王浩不再多言,哈哈一笑,飘身欲要远去。

“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仙人要离去。项飞羽自知不能挽留,再次叩头。

“你我缘尽于此!”

“随手传授些法门而已,师徒相称大可不必!”

王浩没有收徒的念头。一番话断绝项飞羽念想,但在瞅见对方满脸失望,还有悬浮识海中的抱拙珠,莫名其妙再度绽放濛濛光晕。

王浩心中一动,随即改口:“若来日有缘,你我还能再见面……本仙便答应收你为记名弟子!”

话尽于此,却见王浩身躯一个模糊,消失远去。

独剩项飞羽跪拜在院落,耳畔响起仙师留言,字字清晰,铭记在心。

……

机缘!

能助修行,是为机缘。

譬如天仙级别羊怪,还有其所占据的微型仙灵矿脉,都给王浩带来真真实实的好处。

但此次莽山一行,除了结识项家庄仙民,没有任何好处。

抱拙珠显示的机缘,有误?

王浩不得而知。

离开项家庄。他掠行在山林间,继续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

洞天福地!

目前所急需。若有一处洞天福地,能让自身静心修行,不断提升壮大,来日方有立足仙域的底气。

洞天福地难求。莫说莽山附近没有,就算整个牛头山山脉也不一定有此灵地。

即便有,也被地祗占据,想要夺取几乎不可能办到。

目前情况,唯有离开牛头山山脉,前往他处,寻求机缘。

抱拙珠祭出,悬浮在王浩身前。

不显凶兆,也无吉位。

机缘非时刻都有。王浩只能无目标,锁定一个方向,掠行而去。

如此这般持续半月,终在一日清晨,抱拙珠陡然绽放炫目灵光。

大吉之兆!

有大机缘!

王浩惊喜。锁定抱拙珠显示吉位方向,身化流光遁去。

……

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