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 这是辣子鸡(1 / 2)

大国风华 丰本 4596 字 1个月前

与走廊里有些发黄破旧的楼道相比,布鲁斯的房子里显然是才简单的装修过,墙上刷了层净面的漆挂着家里人的各种照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材料味,如果不是郑建国才住了段时间新房子,怕是也发现不了。

站在面前的卡格尼长相普通,当然这是按照美利坚人的标准来说,布鲁斯的双眼皮在他脸上并不明显。

被老爹拍着肩膀向郑建国介绍时,卡格尼眉宇间的不以为然要比好奇多的多,只是考虑到旁边还有其他大人,也就扯了扯嘴角露出个虚假的笑,探出了手:“很高兴见到你,郑——”

“博士,建国现在是双博士——”

布鲁斯飞快接口说了,郑建国便和卡格尼握了握手笑笑,好久没露出的腼腆笑着。

布鲁斯已经拍了拍卡格尼的肩膀,冲着郑建国笑道:“郑,请随我来,这边有几位朋友想认识你一下,卡格尼,不许乱跑!”

“好的,爸爸!”

面上的笑彻底敛去,卡格尼瞅了眼郑建国后转身进了客厅,便见堂妹杰西卡和妹妹玛莎正站在墙边,一副才偷窥过怕被人发现的样子,也就耸了耸肩道:“你们看到了,爸爸把郑当成了大人。”

“郑真的是双料博士?”

杰西卡捋了捋耳畔的酒红色长发,深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打量之色,卡格尼耸了耸肩径直坐到了崭新的沙发上,将脚翘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一抖一抖的开口道:“爸爸那么说,应该是真的吧——”

“你们对郑要客气,不要认为他的年龄和你们差不多,你们就不尊重他,卡格尼,如果你真的想当医生,就更要注意!以后不许出现像今天的失误了,让他自己打车过来——”

卡特琳将两个果盘放在茶几上,目光向着书房里瞅了瞅说了,面现警告的冲着卡格尼再次强调过,接着看到旁边的杰西卡和女儿玛莎,目光扫过两人后探手整理了两人头上的发卡,神情也就柔和了许多:“从今天开始,你们都要变成淑女,这样玛莎你才能在纽约法语高中受到欢迎,杰西卡也要开始大学的生活了——”

“好的,妈妈!”

“好的,婶婶!”

眼瞅着玛莎开口应了,杰西卡眨着蓝色的眼睛也跟着开口说过。

只是等到卡特琳点了点头后才进了旁边的厨房里,瞅着电视的卡格尼转过头看向了两人,目光在杰西卡好似蓝宝石般的眸子上扫过,又看了看努力做出淑女模样的玛莎,不禁叛逆性格爆发:“你们有没有感觉你们的婶婶和妈妈要把你们俩介绍个郑做女朋友——”

“不,她们只是不想让我们丢她们的脸,那样会让她们难堪的,咱们学校的学费之所以比医学院都不差,还不是因为这里是曼哈顿的上东区,旁边不是中央公园就是第五大道,在这里就不能丢脸——”

感受到卡格尼语气中的挑拨意味,杰西卡心中暗骂了句笨蛋,可考虑到自己毕竟是在这个家庭里长大的,面上也就露出了笑容:“而不是以前的下东区那边,听说这边的房价只会升不会跌。”

“我感觉杰西卡你不用装淑女的,只要对郑,或者其他的男人笑笑,他们就会为你着迷不已——”

瞅着这个堂妹的说话方式和坐姿,翘着腿的卡格尼飞快坐起后到了她身边,不想后者轻轻挪了下,拉开距离后展颜一笑:“外表虽然很重要,但是也要有脑子才行。”

“我哥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抽那玩意抽多了,以为现在他还和咱们一样未满18岁,可以向爸爸妈妈发脾气和表达不满——”

挑了挑画着浓妆的眉头,玛莎操着副少年老成的口吻说过,接着瞥了眼卡格尼的坐姿坐相,脑海中闪过今天老爹安排给他的活,也就继续开口道:“然后不用担心被赶出家门,需要自己去筹措未来四年的大学学费,或者是因为交不起学费无法完成大学教育,只能去工厂当工人或者是快餐店的服务员。”

“卡格尼堂哥,你不想那样的,对吧?”

杰西卡满脸好奇的瞅了眼玛莎,她没想到后者会把两人私下说过的话拿出来,也就生怕惹起这位的不满,继续开口道:“特别是你还想在大学期间读医学预科,好在毕业后去考医学院——即便是叔叔和婶婶愿意为你提供学费,即便是你学习一切顺利,你也要在八年后成为郑那样的医生。”

“八年啊,到时候你都26岁了,还真是段挺长的时间。”

玛莎下意识的开口说过,只见卡格尼飞快从茶几上收起脚坐直,好似被说动后瞅了瞅两人,满脸好奇道:“你们俩私下里聊过我了?”

“确切的说是在想怎么劝你,可不是因为你有什么魅力,特别是先前叔叔让你去接郑,你没有接到也就罢了,可回来后还感觉到他让你出丑,连累你被叔叔婶婶埋怨,你是不是想把心中的火发泄到郑的身上?”

杰西卡眨着蓝色的眼睛盯着卡格尼说了,只是很快就发现对方脸上闪过不以为然,当即便探出了手道:“你感觉你很没面子,然而大人的面子你考虑过了吗?如果你认为你的面子比他们的面子还要大,他们就不会在乎你的想法,因为那代表着你还很幼稚。

现在那个书房里面是叔叔最重视的朋友,郑来了后他却先把你介绍给他,这很可能是叔叔怕郑留了不好的印象,在为没有接待好他进行解释,接着便把他带到了书房里面去,可你呢?是感觉到委屈了?你想破坏这次你家的乔迁之宴?”

“你,这是你自己想的?”

卡格尼好似被人打了一拳在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盯着杰西卡问过,没想后者飞快点了点头道:“人只有在失去才会知道珍惜,每当看到你和叔叔婶婶争吵的时候,我都很后悔当年那么对待我的父母,可惜现在是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