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少女尸解案4(2 / 2)

以言铭心 彧可人 5608 字 1个月前

奇铭很识趣,给对方让出空间,但是他一手抓住了言漠:“这把屠刀你带走可就说不清了!”

“!”言漠猫下身道,“这是证物!必须带走!”

奇铭:“你要如何解释证物的来源?说你夜探梁府当了一回梁上君子?何况,这里少了东西,梁大人反而会察觉!此时不宜打草惊蛇,以防他销毁证据!!”

言漠:“......”

奇铭顺着对方的手腕往下抚,拿下屠刀,放回了大箱子中,才跟着言漠出了地门。

“衣冠禽兽!!”言漠看着摊平在椅子上的梁大人又骂了一句!

“走罢,还要查看梁夫人和梁姑娘的房间呢!”奇铭捡起迷烟弹的外壳,领头步出书房,一个凝神!发现梁府下人已经起床!

“先走!”言漠抓着奇铭飞身上树!几个越步出了梁府!!

从密道回到岩茗院,言漠一路未出声,她在烦恼,该如何证明梁又的罪行!如果直接询问梁燕燕,必会造成二次伤害!

“来自最信任之人的侵犯...”言漠从床板出入口出来,忍不住啐道,“猪狗不如!!”

封上暗道口,奇铭并没有急着下床,而是端坐在床沿边:“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先让京兆尹查梁府密室...再尝试问问梁姑娘...”言漠从床铺上下来,“不!应该直接问问梁夫人!”说着她往外去!

“京兆府没有这么早开门!”奇铭拉住言漠道,“再过一个时辰,天才亮!”

“管它是早是晚,办案从不挑时间!就该把京兆尹从美梦中拉起来!趁那畜生还没反应过来,一举拿下!!”

“事关朝廷官颜面...”奇铭用力一拉,对方因为力道反身笼罩了他,“此事交由我去办。你好好睡一觉!”

“!!”对上清澈却有些疲惫的眼神,言漠微微一愣,“该...该好好睡觉的人是你!”

听及此的奇铭忍不住展颜一笑,用眼神吸住对方,手下还不老实,用大拇指摩搓着言漠的手背...

经久冷战,此刻回暖!

“王爷莫不是忘了,客房里还藏着两个美人呢!”言漠一把抽出自己的手,往外走去,“我会和京兆尹密谈的!”

回暖?不存在的!

奇铭轻叹一口气,对外喊道:“千溯!跟着王妃!”

“是!”站在院中的千溯迎上几步,跟在言漠身后走了!

还没来得及换衣的言漠到达京兆府后,千溯出示了王府令牌,看守的官差赶紧通报!

京兆尹一听是益安王妃来了,顶着睡眼惺忪的面容在大堂中接待了言漠,得知梁府有密室,还藏有屠刀,趁着天还没亮透,赶紧上报刑部,派人彻查!!!

另一边,京郊军营中,太子因为京畿布防连着两日宿在营帐中,白雪、兰雪随侍。

奇锦因为要处理诸多事宜,暂时停了药膳,睡眠随着事情的增多而变浅,他从床上醒来时天才露出一线淡光,起身来到帐外,正好见到初升的太阳...

“小阎儿...”奇锦摸着衣襟下的琉璃环,喃喃自语,看着日出放空思绪...继而,一应事务又从脑袋里浮出水面...进入军营后,他就在观察皇城守备军统领,先前袁尚书所得的画作中藏有五年前的京畿布防图,而部署京畿布防的主导者正是这位统领钱一守。但是他发现钱统领行事磊落干练,对待军务也是认真守则...实在不像会与袁尚书苟合之辈...

正当他想得出神,忽然一个警觉!看到身后走来一人!定睛一看,是姚都尉!!

这位姚都尉本是常年驻守北边的将士,一年前召回京都,调任成为皇城守备军的都尉。

只是奇锦没有想到是,早早起来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对方!

姚都尉走路有些不稳,一直低着头,似乎还没睡醒,没有发现前方有人...

“殿下!”白雪惯例起床,刚到营帐前就发现太子一人站在帐外,赶忙跑过去,“殿下怎么起得这么早?”说话间,他担忧地观察着太子的脸色...

“白雪,本宫无事,倒是那位姚都尉...”太子话音未落,不远处的姚都尉一头栽倒下去!!!

“快去叫军医!”太子对着远处值守的士兵吩咐道!

三五个士兵这才反应过来,一人跑去叫军医,剩余几人扛起姚都尉送往营帐中!

梁府外,京兆尹手握刑部紧急调令,带着官差进府搜查,惊动了刚刚起床的梁夫人!

官差们直奔书房,发现梁大人摊在椅子上昏睡,就将其直接带走,并依着益安王妃提供的线索找到了秘密地下室,收缴了里面的一切东西!

当梁夫人迎出来时,梁大人已经被请上了四面不透光的马车,直接带往刑部!

无奈的妇人不知所措,追着京兆尹好一通问询!

京兆尹无奈,让官差扶着梁夫人回府,自己带着队伍继续前往刑部!

梁夫人焦急喊着自己老爷,见哭天喊地也没人回应,这才想起来,女儿前脚入的益安王府,老爷后脚就被抓!赶紧收拾好面容,让车夫赶往益安王府!!!

回到王府的言漠终于换下夜行衣,随意洗漱了一番,惯例拿上苍泣准备晨练,刚耍上几招,就听府外有人来报,说是梁夫人求见益安王妃!

言漠收了招式,回屋换好华服,前往大厅堂会客,谁知梁夫人站在门口硬是不肯进来!

言漠踏出大堂时,正好看到奇铭也来了,两人便齐齐出去相迎。

“王爷!王妃!”梁夫人一见人就拼命下跪,“老身求求你们!让老身带燕燕回家罢!”

众人一惊!赶紧相扶!!

梁夫人甩开下人,继续哭跪道:“益安王府我们高攀不起啊!!王妃,您的事迹,老身多少有听过,燕燕若是入王府,能有好日子过吗?!!求王妃放过我家燕燕罢!!我们从来不求能进王府!不敢奢求高攀皇家那!!!”

还没等言漠说什么,奇铭先人一步!

“来人!请梁夫人入府!”益安王浅笑依旧,下令洒酷!

“诶!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梁夫人真没想到,对方手段竟会如此强硬!

两个护卫驾着梁夫人入府,大门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