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少女尸解案3(1 / 2)

以言铭心 彧可人 5200 字 1个月前

三个月前,姜诗诗遇到益安王后从护安寺出来,正巧迎面走来一位翩翩君子,不经意的对眸间,两人可谓是一见钟情!

那公子长相温和俊美,声音好听,不过礼貌上前一声招呼,姜诗诗就沦陷了!两人几句礼貌相谈,便互通了姓名,原来那位公子叫李含,是个落魄书生。不多久,姜家二小姐借着踏春与烧香的名义常常与李公子在护安寺幽会,一个月后,两人私定终身。两个月后,姜诗诗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期间,那位李公子的行踪越发隐秘,姜二小姐多方打听,却发现对方消声隐迹,没了踪影...

因为姜夫人性情豪迈严厉,无奈之下,诗诗只是告知了自己的父亲。姜大人一听别提有多震惊!真是女大不中留呀!!还玩起私定终生这种话本里的招!!三下五除二地问了一通,才知对方竟是益安王!!!

其实,姜诗诗并没有想太多,只是遇见李公子的那日,也遇见了益安王,才想着说不定凭借王爷的威名可以庇佑自己,等话出口,她又有些后悔,若是王爷其实并不是好善乐施的人怎么办?但是一只脚已经踏出去,收不回来了,就把戏演到底罢!

议案王府客院内。

姜诗诗:“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奇铭听完,把喜当爹三个字狠狠压扁在心里,无奈轻叹一口气道:“姜姑娘你糊涂,谎称皇家子嗣,那是重罪,你想让本王如何收场?又要如何救你?”

姜诗诗赶紧伏身哭诉道:“求王爷开恩庇护!李公子虽如此不堪,可孩子是无辜的!小女子于心不忍...只求能保全孩子!”

奇铭:“你怎么确定本王不会将你直接交出去,撇得一干二净?”

姜诗诗稳了稳心神道:“小女子听说过王爷的英勇事迹,民间百姓不懂,将您传得诡谲叵测,可是小女子懂得,那些手段都是为了息事宁人,为了社稷安定。那日寺庙一见,小女子更加确定王爷是善人,还有...陛下会同意寨...啊不,王妃嫁入王府,也就是说...”

“就是什么?”奇铭露出一丝带有自嘲的浅笑,乜着对方。

姜诗诗缩了缩身子:“陛下并不在意王爷的婚姻...王爷恕罪!”

能看懂自己深藏的行事心思,想来姜姑娘也是聪明人,只是还不够聪明!奇铭最是了解自己那个明面和内里未必是一致的父亲,父皇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婚事,却还是在意皇家颜面。

他淡淡道:“姜姑娘你天真了。关于李公子的信息,事无巨细,都写下来,这事本王会帮你查清,但你也要帮本王一个忙。”

姜诗诗赶紧道:“王妃那里,小女子定会说明情况!义不容辞!!”

在回府的马车上,奇铭就在想,天幕山上,言儿因为复仇口角而生气实属正常,为什么姜姑娘出现,她显得更生气?连倚伤卖伤都不管用!

“......”关己则乱的益安王脑子转了弯,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起身往外道,“姑娘好生休养,王妃那里,本王另有打算,不急。”

午后,益安王府迎来一张出自青雀宫的请帖,丽妃娘娘表达了一个粉丝的满腹期盼,邀约益安王妃入宫一叙。

盛装入宫的言漠内心再不爽依然面上无波,但是某人浅笑的目光着实让她坐立不安,不过一会儿功夫,益安王怎么就转性了?!而且,对方的笑容似乎因为自己的坐不安席而不断加深!

进入青雀宫后,言漠发现受邀而来不只是自己和益安王,还有两三为大臣家的小姐。

“小女子孟忱参见益安王、益安王妃。”

“小女子沈鑫意参见益安王、益安王妃。”

“小女子...梁燕燕...参见益安王、益安王妃...”

言漠一一见礼,正想拱手的她想到殷嬷嬷的训练,便双手合拢,颔首示意。

兴王一见二皇兄立马变成叽叽喳喳的小麻雀,绕着奇铭转圈寒暄,弄得益安王不得不出手格挡,偶尔还会轻扭对方的小脸颊,听着弟弟那含糊不清的话语。

露天席间,丽妃全程盯着言漠泛光,别提有多开心!这样热烈的视线还不止一道!

奇铭借机故意靠近言漠的耳边轻声软语,介绍着几位大臣的女儿...

言漠正襟危坐,忽略耳际喷洒而来的温热气息,只听取信息,而后对着丽妃一笑,开始观察那个叫梁燕燕的女子。刚才报家门时,对方就显得有些拘谨...甚至还有些害怕...这会儿,梁小姐也是闷声不语,只是低着头,偶尔拿块点心小口品尝...可是尝着尝着又放下,一盘的糕点别人多少吃了一半,而其盘中仍剩余许多...

哐当一声!咋呼的兴王太兴奋,一个转身,长袖一拂,不慎砸碎了丽妃的小花瓶!

丽妃收起光晕,皱起美目起身道:“都说了,母妃的盆栽你别动!”虽是在教训,声音却温言软语,一边救死扶伤,一边道,“你都砸坏几个瓶子了?!老大不小,还毛手毛脚!怎么不学学你那二皇兄,彬彬有礼,谦和稳重。”

“母妃对不起!”兴王赶紧乖乖道歉,“它们太小太轻了,儿臣还没碰到就倒了!”

言漠看着那些盆栽想到今早见到的少女尸体,不禁起身走向丽妃...

丽妃将小花枝捧出来后才让宫人收拾了残渣,自己寻着备好的花盆开始重新栽种。

言漠:“丽妃娘娘,可需帮忙?”

“无妨无妨,平常,这些小东西都是本宫照料的!”丽妃不假他手认真倒腾着,还自带解说,“植物也需要呼吸,土得松些,再浇水,空气和水一起进入泥土,盆栽才能长得好!”

言漠看着对方栽好小花枝后,在盆子外圈浇了点水...

丽妃:“天气热,表面的水容易干,而且为了好看,本宫都会稍微压压土,让它形成一个光洁的平面,不过不能压太实就是了!”

那些凹凹凸凸的土壤顺着水分变得平整...全然没了翻土的痕迹...线索连线!

言漠抬头望向晴空,指着其他花盆询问道:“娘娘,这些花草都是您自己浇的水吗?”

丽妃笑道:“是呀~早上趁着太阳不大时浇水,以免烫伤了根部...”

言漠看看那些完好的花盆,发现土壤已经干了,没了浇水的痕迹,而且土壤表面都很平整!难道...

言漠赶紧回到奇铭身边,垂眸轻声道:“是我险隘了!以为雨天可以冲刷痕迹,凶手应该更倾向于选择雨天行凶,但是雨天土壤泥泞,不好行动也不好埋尸!而且还会在衣袍、鞋子上留下痕迹!所以凶手反而是选择晴天下手,并且随身带着一小桶水!用水浇灌,掩藏翻土痕迹!!”说完她起身欲向丽妃辞行离席...

奇铭摁住对方的一只手道:“丽妃娘娘盛情相邀,我们才刚进宫,你只是明白了凶手的手法,没有其身份的线索,不用急于出宫,由京兆尹好好查办去...”

丽妃摆好花盆洗了手走过来,看到言漠又是站又是坐的,生怕对方要走,赶忙挂上足以让人无法拒绝的灿烂笑容,温软道:“益安王妃才刚来就要走吗?本宫还没瞧够呢...”

言漠:“......”只好乖乖坐下...

丽妃一见,笑得更璀璨,目光不离言漠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微风和煦,茶点冰品不断,夏日就该这样过...只是,言漠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自己的手还在对方的掌心里!奇铭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