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仅存的一丝魂魄(1 / 1)

林清柔落地之后,很快就站了起来,毫无生气的眼眸死死的锁在苏洛身上,伴随着浓郁的怨气再次扑向苏洛,苏洛抬起手挡住了林清柔的胳膊,林清柔收回手臂,就像是武林高手一样和苏洛在地面之上打了起来。

苏洛右手边的戾气拧成了鞭子,甩动之中打在林清柔的身上,林清柔却丝毫不后退,就像是没有任何的知觉,步步紧逼,双手将怨气凝结在自己纤长的指甲之上,每一下都对着苏洛的眼眸而去。

两人从地上打到半空之中,难舍难分,血僵却越战越强,动作越发的敏捷迅速,倒是苏洛越发跟不上这个血僵的速度,她近期频繁使用自身的戾气,戾气的反噬着实让她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林清柔的指甲不断的划过苏洛的身体,留下一道道黑色的伤口,怨气凝结在指甲之上,通过接触渗入到苏洛的身体之中,比僵毒厉害千百倍,这些伤口让苏洛的动作慢慢的迟缓下来。

苏洛又不能跑出去将这些毒素逼出体内,只能咬牙撑着,她本就是不服输的性格,就算是落入下风,都不肯用逃跑来躲避。

林清柔的左手直接抓向苏洛的胸口,苏洛本想要向后一退,左腿的伤口却在此刻一僵,身体便停在了半空之中,苏洛连忙用金符攻向林清柔,林清柔迎上那金符,虽然面目狰狞痛苦不堪,却没有在飞出,而是猛地扑向苏洛,左手抓向她的胸口。

苏洛只能微微一偏身体,不让这指甲刺入自己的心脏之中,眼眸中带着无奈,看来今天不是重伤就是要死在这个地方,血僵果然名不虚传。

可是指甲却在苏洛的胸口处停住了,血僵的身体是猛地停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拉住了,一瞬间的僵化,让苏洛有了逃脱的时机,快步的后退,逃离了她攻击范围。

就在苏洛准备反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清凉舒适温柔的声音,“洛儿,用怨气为针,封住她身体上的36处死穴,将其僵气打散,在将这金符从她的嘴巴打入到她的身体之中。”

苏洛听到这声音,微微的一愣,连忙照着做,她飞快的将怨气凝结成长长的细针,对着血僵的36处死穴射了过去,针入血僵身体的时候,苏洛听到了嘶嘶的声音,就好像是漏气的声音,紧接着将金色的符咒直接揉成球塞入到了血僵的嘴巴之中。

那金符在血僵的身体之中驱散她身体的怨气,而外面却又戾气不停的刺入,一时间血僵的身体开始扭曲,面容变得狰狞,“嘭。”

血僵在半空之中爆裂,乌黑的血液喷向苏洛,苏洛连忙用戾气凝聚成屏障,血液落在屏障之上滋滋作响,冒起白烟,很快就消散不见了。

落在地面上的血液很快就将地面腐蚀出一个个的坑,怨气凝聚在上,久久不肯散去。

苏洛踩着戾气,停留在半空之中,眼眸看着血僵消失的地方,她很清晰的看到,在血僵消失的瞬间,从她身体中飞出来的一丝魂魄,那魂魄就是林清柔仅存的一缕魂魄。

魂魄慢慢的飘着,眼眸中带着温和的笑意,嘴角边勾着淡淡的笑容,只要一眼,那如沐春风的感觉就能渗入到灵魂之中,她活着的时候,一定是很温暖很温暖的人。

苏洛想起自己小时候偷偷的下山去师傅将自己带回来的地方问过那些曾经和林清柔苏宇有交集的人,他们说,从未见过比她们夫妻还要般配的人,温柔善良,笑起来就像是暖风可以吹入到内心之中,无比舒畅。

现在看到林清柔的一丝魂魄,苏洛笑了起来,还真是这样的感觉,仔细想想,苏依云的性格更像林清柔。

一缕魂魄慢慢的消散在了天空之中,苏洛虽然笑着,眼眸中却带着淡淡的哀愁,无论是林清柔还是苏宇,在这世间都不会在存在了。

苏洛笑着,目光却落在了满脸惊悚表情的苏哲身上。

墨濯拿着发簪慢慢的感受龙气所在的位置,他是千年的鬼王,对于这种气息最是熟悉,不过片刻就锁定了龙气的位置,穿过层层墙壁,来到了这龙气所在的地方。

墨濯一看这龙气所在的地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这苏哲居然将龙气藏在了他自己儿子的身体之中,苏明启已经痴痴傻傻,此刻又将龙气封在他的体内,身体之中的生气被蚕食的只剩下一二。

想要吞噬龙气必须在修士的辅助之中,一点点的将起蚕食掉,而不能一下子将龙气引入到身体之中,就像是苏洛曾说过的,位得不正,占他人之福,后劲不足,无以镇邪。

而苏明启的情况更加危险,龙气可是天下之主才有的气运,是天道之子的气运,你没有这个命偏要来沾染这个气息,很快就会被龙气吞噬掉自身的生机与魂魄,死于虚脱。

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个苏哲做的事情简直令人发至,他纵容自己的两个孩子,恐怕为的就是用她们来消磨龙气的锐气,龙气在吞噬她人的生机和魂魄之后,锐气也会减少,更方便于苏哲在修士的帮助之下将其吞噬。

所以,无论他的孩子如何,他并不在意,只要活着就好了,而对于他和丫鬟偷情生的孩子,却将她喂给了血僵,是血僵吞噬掉的最后一个孩子,这也是为了后期能够让他操控血僵的方法。

他的脑子里面只想着谋朝串位,对于自己的孩子妻子没有一丝的在意,都是当成工具一样养着,表面上的温柔儒雅,很好的掩饰了内里的疯狂和残忍。

“冷,冷。”躺在床铺上面脸色苍白的苏明启突然低声的喃喃道,“冷。”

守在苏明启床铺边上的柳茜柔连忙俯下身去听苏明启的话语,听到他说冷,慌忙的从柜子里面拉出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儿子,伸出手摸摸苏明启的额头,担忧的看着他。

墨濯看着柳茜柔不免轻叹一声,柳茜柔是真的爱自己的孩子,可惜,这爱没有任何的是非观,将两个孩子教导的如此暴戾,他抬起手,发簪浮在半空之中,慢慢的向苏明启的额头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