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西蒙的守墓人就是我阿库娅(1 / 2)

当他们死亡,诅咒自然而然地解除,后来的人拿到这些东西,自然也就没了诅咒。

联想到那些第一时间进入遗迹的恶鬼似乎都狂乱而死,他们的宝物被其他恶鬼获得,遗迹的消息才逐渐扩散开来,暴食鬼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里的东西价值不高不低,只能吸引那些弱小的阶级,”西泽摇摇头,望向这个大藏宝库里另一扇骨骼巨门,沉声道,“不出意外,接下来将会出现价值更高的东西,你们做好准备。”

听到西泽的话,所有人都心中一凛。

价值更高的东西,也就意味着,那些东西使他们贪婪的内心更加难以抵挡。

轰隆隆——!

厚重的骨骼巨门轰然打开。

灰尘气息扑面而来。

这扇门从未打开,故而里面的东西依然原原本本地放在原地。

墙壁上的白骨幽火从无到有地自行点燃。

烛火将整个藏宝库都映照透亮。

当西泽看清这里的器件时,他的心里都猛地一震。

大殿最中间,悬浮着一团……无主的神性!

它的大小,可远比西泽之前吞掉的那一团冥神力量要大得多!

西泽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撩拨一样,蠢蠢欲动。

“死鬼老爹,可真是喜欢撩拨人心。”西泽深吸一口气,努力与贪婪的内心对抗。

就连他都深陷与贪婪的意志战斗之中,其他人自然也是如此。

唯一一个例外的,反而是西莉娅。

小姑娘脸色淡漠,她的视线只是略微好奇地在这些东西上面扫过,便收回了目光。

然后,就一直盯着西泽的背影。

努力汇聚魔力,西泽直接释放了一个群体净化。

跟进来的几位领主,这才恍然一般挣脱了贪婪的心魔,心有余悸。

“跟在我身边,没有允许,永远不要去触碰任何东西。”西泽郑重道。

“是!”所有人都沉声点头。

“咦?你一个亡灵,为什么能使用圣光牧师的群体净化?”一道好奇的声音骤然响起。

西泽的视线立刻投向声音响起之处。

他的神经也绷紧到了极致。

踏入这个藏宝库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

现在对方却突然出现。

这证明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在他之下。

“喂,说话啊,回答我。”一道身影从阴影之中出现。

他是一个奇装异服的恶魔,此刻还在打着哈欠。

西泽看到他头顶的文字信息,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古怪。

“喂?你这家伙,身上的气息好熟悉啊?”恶魔认真看了西泽几眼,疑惑道。

“当然熟悉,深海女神阿库娅。”西泽嘴角轻扬。

领主们心神一震。

深海女神?

等等,眼前这家伙似乎没有半点雌性的特征啊……

恶魔惊叫一声,“握草!你是那个白骨帝王?”

旋即她像是意识到了不对,连忙捂嘴道,“女神是不可以爆粗口的,你刚才没听见没听见。”

西泽,“……”

他心里很怀疑,这家伙真的是“神”吗?

还是说,她只是塔纳托斯口中,最弱最弱的“伪神”吧?

“没想到能在这里碰面,”阿库娅挠挠脑袋,身形忽然模糊,迅速从一个奇装异服的恶魔,变成了一个奇装异服的蓝色少女。

她从头到脚,仿佛都是水做的一样,皮肤晶莹剔透,仿佛透明。

她的衣着之所以“奇装异服”,是因为它们覆盖着珊瑚、水草、海星、贝壳的图案。

当然,最让西泽印象深刻的,是对方惊人的胸围。

emmmm,你一定是一位合格的奶妈。

“哼,本女神的身体符合几乎所有生物的审美,”阿库娅骄傲地叉腰,然后又骤然阴沉下来,“但那也不是你一直盯着我胸前看的理由啊混蛋!”

西泽尴尬地收回视线,“那么,女神阿库娅,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库娅大大咧咧道,“我在这里帮某个人守墓,顺便给他儿子送份大礼。”

听到这话,西泽目光一凝,心神骤然绷紧。

对方难道知道他的身份?故意拿这些话来引诱他?

仔细回想,第一次“见面”时,西泽并没有给阿库娅透露半点自己的信息。

而当初阿库娅也只是通过某种神明的方式与他进行灵魂层面的对话,更不可能知道他是大坟墓的新主人。

那么如此一来,阿库娅的确不知道他的任何信息。

想明白了这些,西泽松了口气。

只要阿库娅不是故意那这些话来引诱他,那么这位深海女神,应该就对他没什么敌意,更没有害他的想法。

“这个人,是不是一位亡灵?”西泽试探道。

“是啊,你认识?”阿库娅把自己的头发变成水元素又变回来,漫不经心道。

“西蒙。”西泽说出了这两个字。

阿库娅的动作一僵。

她直视西泽的双眼,“你这家伙也是亡灵,你和西蒙什么关系?”

西泽深吸一口气,“我是他的第三个儿子,西泽。”

“西蒙的儿子?真的?”阿库娅惊喜道。

“是啊……”看到她这个反应,西泽如释重负地喘口气。

“既然你是他的儿子,那就替他承受我被囚禁了五百年的愤怒吧!”阿库娅面色骤然阴沉,周身炸裂,化为无尽的水元素向西泽涌去。

握草?

西泽心神一震。

你不是死鬼老爹的朋友吗?

怎么要对我动手?

西泽咬咬牙,这是他预测到的最坏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