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泉水指挥官(1 / 1)

解说台,易言看着七七剩余四人的举动,不禁咦了一声:“他们这是……撤出了坟场?”

沐子:“撤出来是对的,毕竟坟场的地理位置不好,而且决赛圈也不一定刷在这,我猜测他们撤出来是为了下一步转移。”

易言接着摇头:“不,你仔细看,他们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四个人的位置拉得很开,像是防守阵形,而不是为了观察后转移。”

沐子仔细看了看,发现确实是:“但有一说一,他们这条防线拉的太长了吧,每个人都大概在一百米。到时如果遇到敌人,他们之间……真的能做到彼此兼顾吗?”

这时,镜头一转,从坟场这边切到了另一边的战场,易言随即道:“好,那边我们先暂时保持疑问,我们可以看到,大安土庙这边,有两支队伍即将遭遇了!”

…………

第四阶段来临,安全区域缩减,场上已有其他队伍开始交战,或打成残编,或直接团灭。

这个阶段才是队伍正式减员的阶段。

往日比赛中,前三个阶段基本是运营找位置,尽量避免交战,很难出现掉人情况,今天侠影和七七是特例。

当然,其他队伍打的热火朝天,跟丁温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此时的四人,正按照丁温吩咐的位置,老老实实的待着,而丁温则是又开始进行模拟。

“第四阶段被刷走的区域是大安土庙,八百沙丘……”

“第五阶段被刷走的区域是坟场西边一千米的补给站,第一聚集地……”

这两个阶段的模拟,丁温已经非常吃力了,他不仅要考虑目前阶段其他队伍的转移路线,还要兼顾到下一个阶段的。但他终究是人,大量的路线图像在脑海交织,复杂的计算,让他感到头痛不已。

所以没办法,丁温只能放弃了那些离他们位置较远的队伍,着重计算附近的。

离坟场最近的自然是东边的十字岔路口,以及西边的补给站。

上个阶段时侠影的残编在东边,后来应该去了南边,先不考虑;而西边补给站的队伍也是残编,逃走的象牙塔两人,不过补给站不是地图西边的尽头,再往西还有一大片区域,这个阶段已经被刷走了一些。

所以,如果那里还有队伍,在记住系统淘汰信息的情况下,知道补给站的象牙塔是残编,他们接下来有极大的概率转东,吃掉象牙塔仅剩的两人。

等到第五阶段,补给站也刷走,那他们还会继续向东。

当然,他们也可以转南或者转北,但第五阶段会刷掉大部分北部区域,而南边没什么特别好的位置,他们最好的转移目标……就只有坟场了。

“那支队伍应该是寒流。”丁温脑中快速闪过他们五名首发的成员资料,评估了一下战力,随后便把注意力放到了东边的十字岔路口上。

而他让路过几人摆出的站位,也主要是针对从那来的队伍。

易言和沐子对于地形的理解不够透彻,路过他们踩的位置看似不好,彼此之间距离长,还把身位暴漏给西边的敌人,但其实不然。

由于坟场北面、南面均没有可通行的道路,想要到达这就只有两条路:东和西。

西边象牙塔缺人,而且已经吃过亏了,所以丁温断定他们不敢再来,至少这个阶段一定不会。

那么,去除掉西边的威胁后,路过几人的站位,背身就可以露给西边,主向东。

而从十字岔路口过来的队伍,他们大概率不会走大路,直接贸然扎入房区,所以他们会先上路右边的沙丘,踩到高点观察坟场。

所以,丁温布置的站位,专门对付的,就是他们到沙丘高点看视野的队员。

四个人拉长位置,团战虽然不行,但却能兼顾所有对方看视野的点位。

注意,是……所有!

凭借丁温强大的地形记忆能力,他没有漏过任何一个点位,甚至夸张一点说,有些拿视野的点位对方都不会想到。

但不管想没想的到,丁温才不会管这些,他只要把所有视野点位卡住就行了。

只要偷掉一个,那对方就有了顾虑,不可能在明知对方摆好阵形,还要铁头娃似的冲过来。

他们也不能回头,回到十字岔路口,鬼知道这种交通要道会不会突然出现其他的队伍。

所以,要么他们就这么跟丁温互相卡着,要么,他们只能选择直扎丁温放掉的坟场,躲到木屋里自闭。

还是那句话,丁温死了,七七就一定不能呆在里面了,坟场不像清泉湖泊,有一个下坡的长距离,在平地上,木屋里的人没办法阻止满编队伍开车直撞到近点。

当然,没了陷阱,也不是就不能拿第一了。

丁温成了盒子,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队伍的团战能力,因为他能随时切换每个队友的视角,结合不同人的视野信息,最快时间内,判断出战局走势,队员该怎么站位,怎么打。

指挥为什么难打,就是因为紧急时刻,他无法看到其他人那边发生了什么,所以才给不出有效的策略,从而放任队员自己根据情况,被迫做出抉择。

“注意,还有三十秒第四阶段结束,小心路口来人。”丁温看了眼计时,提醒四个人。

路过一点也不紧张,笑道:“来就就呗,我们这个站位,他们来了又能怎样?对了,飞飞,淘汰信息你记了没?”

久飞飞有点不好意思,小声道:“记了,但是信息太多太快了,我没记全……”

路过略微不满:“啊,小飞飞,又没让你打团,待着没事都记不住吗?”

记信息这种苦差一直都是队里的工具人来做,早就分好工了,本来是应该丁温来做的,但因为他要分析和模拟,所以这项差事就落到了久飞飞身上。

路过有点不满也是正常的。

当然,他也没有特别责怪的意思,主要还是以调侃的语气。

这时,丁温摆摆手(虽然盒子没有手,别人更看不到),他还是习惯性做出了这个动作:“没事,接下来我记吧,别的没什么好分析的了。”

闲聊之际,最前点的小虫忽然开口:“来人了,坐标是……”

听到他报出坐标,其他几人立马进入认真状态,没枪的用望远镜,有枪的用倍镜,不约而同的向这个坐标看去。

一个穿着紫格衬衫的选手,异常谨慎、小心翼翼的从沙丘后……探出了半截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