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1 / 2)

邓宅之外已是人喧马嘶。

乌压压的大军开始做了最后的动员。

此时日上三竿,烈阳当空,无数的人马挥汗如雨,随即号角齐鸣,震撼天地。

无数的叛军如洪水一般,一群敢死的叛军已携带着木盾,护着冲锋为首,朝着邓宅大门而来。

宅中的娄师德大急,请命要带人上墙投石。

这是最传统的守城之法,能杀一个便杀一个。

陈正泰却对这样的打法没有丝毫的兴致。

倒不是瞧不起,而是他和苏定方已有了更好的方法。

听着陈正泰直接的拒绝,娄师德懵了。

他有点看不明白陈正泰的操作。

他似乎千算万算,漏算了一件事,跟陈詹事这样的人,真能好好的应战吗?

现在整个邓宅的守军,已经陷入了绝地。

此乃兵家大忌,倘若再不消耗敌军,必死无疑。

也罢,也罢。

娄师德倒不是拼不起的人,知道到了最后的时刻了。

于是他沉着脸,直接提刀,召集了所有的差役。

此时,差役们身上已揣上了欠条。

差役们耳目灵通,当然晓得来自关中的陈氏欠条意味着什么。

虽说现在这个欠条,和平日所见的不同,可都是陈家出的,想来效果是相差无几。

此时,他们个个亢奋起来,不过,但凡是领了如此的重赏,心里却又有一些惴惴不安,因为傻瓜都明白,人家的钱不是白拿的,命得留下。

娄师德紧紧握着刀柄,面上露出恐怖之色,手指着后宅的方向,沉着地道:“你们的妻儿老小都在后宅。乱军之中,是什么样子,你们就算没有见识过,也应当也有所耳闻吧。何止是你们,便是老夫的妻儿也都在这后宅里,他们现在已是惶惶不安,因为大难就要临头了。你们有妻儿老小,老夫也有。老夫不和你们说什么忠义,人苟活在这个世上,不就是求一个太平吗?”

娄师德说到此,突然厉声道:“如何太平?”

差役们个个沉默,有的恐惧,有的垂头。

娄师德瞪大着眼睛,目光如炬,口里继续道:“太平是咱们男儿大丈夫们打出来的,我们后退一步,叛军们便得寸进尺。我们只有守在此,死战到底,方有太平。今日老夫与你们在此浴血,已做好了死的准备,老夫死,老夫的两个儿女,老夫的妻妾亦死。不过是死而已!”

“若是从贼而死,则你我之辈,则遗臭万年。可若是为平定叛贼而死,能有什么遗憾呢?听到外头的鼓声呢号角了吗?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十倍、百倍!可又如何,又能如何?此前这天下不知几人称王,有几人称帝的时候,乱世之中,尔等是如何颠沛流离的,难道你们忘了吗?今日又有人妄图恢复乱局,使天下陷入混乱。尔等七尺男儿,可以坐视不理吗?”

说到这里,娄师德将长刀狠狠地贯地。

他的气力,让本在笑嘻嘻旁观的陈正泰大吃一惊。

长刀随即刺入地中,入地一尺。

嗤……

陈正泰看得头皮发麻,这样的气力,若是将刀砍在人的身上……

只见娄师德歇斯底里地大呼道:“杀贼!”

“杀贼!”

显然在差役们之中,娄师德有着极大的威信。

他一番怒吼之后,该讲的都讲明白了。

想活命,就杀贼!

想要保护妻儿老小,就杀贼!

想要建功立业,就杀贼!

贼来了!

娄师德再无多言,直接走至陈正泰的跟前,肃然道:“请陈詹事下令。”

陈正泰顿时也正色起来,道:“你带人马为后队,若是人手充裕,则尽力护翼两侧。”

娄师德已经懒得去质疑陈正泰是否正确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

干就完事!

“喏!”

而苏定方,则是全副武装,命人列队,旌旗打起,却是冷静地等待着。

这倒不是苏定方和娄师德在性格方面有什么诧异,因为娄师德清楚他这些差役是什么人,同样的道理,苏定方也很了解他的骠骑,如此而已。

陈正泰身后,李泰亦步亦趋地跟着。

这家伙要是敢跑,陈正泰绝不会有任何迟疑,立即将他宰了。

李泰毕竟是聪明人,他很清楚陈正泰绝不会让他落入贼手的,他只希望这些叛军杀到时,自己能死得痛快一些。

不过他的脑壳则是想到了几十种死法,经过多次的遴选以及和看押他的人研讨之后,他发现无论何种死法,似乎都不太体面。

索性,他在陈正泰后头,怯怯地道:“师兄。”

“谁是你的师兄?”陈正泰冷淡地道:“你再叫一句师兄,我立即宰了你。”

此时正忙得焦头烂额呢,这家伙却每日在他的耳边叽叽歪歪个没停,也亏得陈正泰脾气好,如若不然,早就砍了。

李泰一脸委屈地看着陈正泰:“我……我能杀贼吗?若是杀贼,父皇能原谅我吗?我只问问,我也学过一些骑射的,只是并不擅长,我觉得我也可以。我……我……”

“乖乖跟在我后头。”陈正泰语气缓和了一些,不过却又警惕起来:“若是你敢有其他的举动,我就立即杀了你。不要以为你是天潢贵胄,我便不敢,我陈正泰疯起来,自己也害怕。”

“是,是。”李泰眼中露出恐惧之色,顿时低眉顺眼起来,连连点头。

这些日子,他算是被折腾得服气了。

起初他是不服的,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贤王,自己之所以遭罪,是因为父皇不认同自己而已,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念,毕竟在他看来,书经是不会骗人的,父皇读书少,不能理解也正常。

哪里晓得,吴明这些人居然反了。

这个时候,所谓的圣贤之道,全然无用了,他还真没想到,这些饱读诗书之人,竟是这般的不忠不义。

一下子的,李泰萎靡了起来,出于对自己前途的忧虑,出于自己可能被人疑心与叛贼勾结,出于自己未来的生死考虑,他终于老实了。

而此时……

外头的鼓声响起。

这鼓声尤其的震撼。

咚咚咚……

宅中之人,觉得自己的心跳,竟也随着这急促的鼓声快速地跳跃起来。

伴随着鼓声,冲车已至中门,开始疯狂地撞击着大门。

邓家人显然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他们知道他们的仇敌比较多。

所以这门尤其的结实。

可再结实的门,也有被撞开的一日。

轰隆……

大门直接翻倒,而后扬起了无数的尘土。

尘土飞扬,门外的人看不清里头的虚实,而门内的人也看不清门外的境况。

因而,每一个人都在原地,屏息等待。

等着尘雾徐徐地随风而散。

紧接着,在双方的目光里,终于看到了对方的轮廓。

数不清的叛军已在门外,密密麻麻,似是看不到尽头。

只是……哪怕是冲在最前的士卒,也分明可以看到,对方蜡黄的脸上所充斥的菜色。

而作为前队冲杀入宅的,显然都是精锐。

即便是精锐,也是面黄肌瘦者居多。

他们的武器大多是长矛之类,身上并没有太多的甲片。

倒是后队一些,那不容小觑的越王卫总算有了一些衣甲。不过目测的话,这些衣甲的覆盖和防御力也是有限。

而反观陈正泰这边,却是大大不同了。

一个个外头的明光铠,便已是杂号将军以上才能穿戴的甲胄,何况里头还有一层链甲,那就更是值钱了,他们的腰间悬着的乃是一张奇怪的弓弩。

腰间挂着许多的箭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